联系方式

公司: 镇江朝阳机电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人: 朱经理

手机: 13305287188

电话: 0511-88535855

传真: 0511-88536688

邮箱: cp@zjhhdz.com

网址: www.cn-zyjd.com

地址: 扬中市油坊镇开发区688号




电梯人揭露行业黑幕,直击电梯真相!

发布日期:2017-09-18 来源:www.cn-zyjd.com

近年来电梯事故频发,厂家、质监、维保、物业等各执一词,给公众留下无数问与痛。随着城市电梯保有量迅速扩容,人手严重紧缺,2名维保工负责100台电梯,是当前业内平均水平!
很多电梯人凭着对行业的热爱,带着一份深深的心寒与担忧,道一道电梯行业的真相。

电梯与汽车一样,后期维修保养非常重要,没有保养的车子能开吗?一样没有保养的电梯能安全吗?目前电梯维修保养市场混乱不堪,牛鬼蛇神一堆,技术人员良莠不齐,专业保养人员缺口大。
今天主要讲三方面: ,电梯维修保市场恶性竞争严重,导致维保价格低,服务不到位。物业单位压价,电梯维修保养公司为争取业务,打价格战,压低维保价格。比如,正常一台是在四五百左右,而一些小公司,或者是游击队150台也接,有的私人挂靠公司维保的100元/台都在接,而《特种设备安全法》有要求一台电梯每隔15天保养一次,每次去一个人路费加人工费,要多少钱?一个月两次,成本都不够,如何谈保养到位?
第二、电梯维修保养人员数量跟不上电梯增长的速度,专业人员缺口大。一方面,电梯维修保养从业人员虽是专业的技术人员,但工作辛苦,待遇低,跟民工一样,社会地位低,得不到人们尊重,经常饿着肚子修完电梯爬出底坑还要被业主骂“什么垃圾电梯,天天坏,之类的,有的甚至被业主打,把电梯问题火气都撒到维保人员身上。因此现在年轻人基本上不爱干电梯,电梯维修保养人员流动性大,干两年刚学会又不想干了,这样恶性循环,电梯维保一直都是新手。新手能做好电梯保养吗?
第三、电梯维修保养人员难找,缺口大,导致很多公司一个维修保养人员手上要维保一百台电梯,数量这么多,如何谈得上保养,就是忙着急修,都来不及, 因此,很多电梯是没有保养得,有故障的时候才会修理下,就像汽车一样,不出故障,不会去汽修厂。电梯脱离保养,还能安全的运行吗?

相对于标准、品牌,许多电梯公司更强调市场占有率。这根指挥棒,导致各种价格竞争,为此厂商千方百计压低成本”。
很多电梯安装现场,大量新梯备品,每一件都被妥善包装,均配有检验证书,但质量参差不齐。有些厂家为省材料,不锈钢门板厚度从1.2毫米缩减至0.8毫米;大公司所生产的自动扶梯盖板,往往下面以钢板覆盖,上面铺设铝合金板,既起到美观与防滑作用,同时也为防止乘客掉入增加一道安全屏障。然而部分电梯公司为考虑成本,索性去掉下面的钢板,只剩一层铝合金板,“但你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设计,验收还是通过了”。
电梯即便质量过关,在正式上岗后,能否维持正常运行,保养维修也是很重要因素。电梯行业内一直流传着“三分靠产品,七分靠维护”的说法。然而这个简单易懂的道理,却成了电梯一旦发生故障后争执推诿不休的根源。就好比,一辆小轿车刹车失灵出了车祸,你究竟该谴责厂家产品质量低劣,还是怪刹车片该到保养时未能及时检查更换?貌似各家有理,难有定论,切中的是行业中生产与维保相分离之痛。
据了解,品牌电梯多“爱惜羽毛”,当然也并不排除电梯公司想在后续的维保服务中赚钱,但目前一个普遍事实是,“电梯公司要对自己生产的电梯进行后续维保,常常是一厢情愿”。一般而言,根据与甲方(业主方)订立的销售合同,电梯生产厂商作为乙方,会为甲方提供1至3年不等的免费修理期。待免费修理期一过,不少甲方会将电梯公司赶走,让其它维保公司进场,“而甲方之所以有如此动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可从中获得比例不小的回扣”。

其实电梯人的技术含量颇高,他们的境遇似乎并不如意。
他们的工作环境却相对恶劣。楼顶机房、井道、底坑,是电梯维保工3个必去之处。尤其井道,除了小小一盏照明灯,狭窄幽暗的井道几无光源,一根笔直的钢缆延伸至楼顶,往下,仿佛无底深渊。冬夏的井道,如同炼狱。夏季自不用说,又热又闷,一层层楼面检查下来,整个人会被汗水浸馊;冬天则出奇冷,却不敢多穿衣,否则妨碍操作。就是这样一个群体,终年不关手机,随时待命,白天疲于奔波,半夜又经常紧急出动。
按照国家《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规定,电梯应当至少每15日进行一次清洁、润滑、调整和检查。这对电梯维保工而言已然“够呛”。随着近年来城市电梯保有量迅速扩容,维保行业人手严重紧缺,2名维保工负责100台电梯,这是当前业内平均水平。以每月工作25天计,维保工每天要完成检查的电梯都在4台以上。但业内人都知道,一栋20层的楼房,即便仅仅是常规检查,也至少需要2—3小时,劳动强度可想而知。
而这些规定动作又时常要被各种急修任务打乱。根据相关规定,维保工接到报修电话后必须30分钟内到场,而且对方在电话中的描述常常往大处说,动辄就是“关人”啦!结果十万火急赶到现场,不过是一把钥匙、一张医保卡掉电梯底坑了。两头奔波,超负荷运转,势必影响正常检修保养,不免有时“走过场”。
更心寒的是人们对电梯维保工态度的改变。笔者记得,刚入行时,去修电梯,对方客气相陪,送来饮料,也常会收到表扬信。可而今,因路上堵车迟到了要被人数落,或被劈头盖脑来一句:“你们什么电梯啊?质量这么差!”
“一个电梯维保工,两部手机,三餐不定,只为四季维保,拼得五脏俱损,六神无主,仍然七点起床,八点上岗,晚上九点不返,十分辛苦!
十年寒窗,救人无数,八面玲珑,忙得七窍流血,换得六神不宁,五体欠安,仍然四处奔波,三更不眠,只为两个铜板,一生拼搏!”
民众对电梯人变化了的情绪、一例例同行的悲剧,加上市场竞争格局下多年未加的惨淡薪酬,正一点一点,抽去电梯人对行业的热爱。越来越多人选择离开,这对一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对维持电梯安全运行,又将意味着什么呢?

激烈的市场环境下,品牌电梯公司时常要直面“马路公司”的恶性竞争。那些没有维保资质、人员流动性强、简单培训即仓促上岗的所谓维保公司,往往靠借用“抬头”来开具正规发票,其机动灵活的“优势”讨一些业主方欢喜。“游戏规则”是这样的——名义上, 一台电梯每月维保费是1000元,至少,发票是这样开具的,但实际上,“马路公司”所得不过400元,其余600元返还给了业主物业;另一种玩法则是恶意杀价甚至成本倒挂。正常行情,一台电梯半保费用每月在400元左右,但部分“马路公司”连80元都肯做。尽管如此低价,仍有生财之道,尤其表现为“马路公司”三天两头提出电梯零件已坏需更换,但“虚高”零件费背后,存在维保工与业主物业间的约定分成,以此实现“双赢”。
“马路公司”数量庞大。以某大城市为例,根据公开数据,具备电梯安装维修上岗证的正规军,仅5000余人。而行业中的杂牌军数量,是正规军的数倍乃至十几倍。“他们流动性非常强,一名老板,手下通常带着20多号人,而人员一年进进出出倒有一二百号人。几天培训,仓促上岗,不懂技术,糊弄着干。”可是,电梯维保的另一头系着生命,岂容毫厘之失?譬如电梯抱闸。抱闸本是电梯轿厢处于静止且马达处于失电状况下防止电梯再移动的机电装置,但它一旦沾油,便“抱”不住,后果很严重——如果乘客从外部走入电梯时出现打滑,就可能发生“剪切”事故,即人的身体一半在轿厢里,一半被挤压在电梯门外。电梯“溜车”,原因之一是机组齿轮箱齿轮油长期不更换导致密度变小而漏油,在电梯运转中通过轴封甩到抱闸铁芯上,致使抱闸片起不到抱闸作用,“但抱闸是否沾油,只有维保工知道,这是个良心活”。
而这些隐患,乘客无从知晓,杂牌军又未必懂,一旦闯祸,往往一走了之,“想要他们担责并赔偿?很难。恶性竞争催生出80元‘奇葩’价,你还能指望对方负责?”

[newsnext]